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共享VIP立即开通
原创VIP立即开通
办公VIP立即开通
超级VIP立即开通
企业VIP立即开通

一个关于赌城和欲望的故事【第二章】

2
回复
1226
查看
[复制链接]

6669

主题

5万

帖子

185万

金币

注册时间 2016-2-5

发表于 2020-4-25 10:3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
第二章


从台底大败回来只有三天,但我和季军却觉得像是过了三年。我们的时间概念已经进入读秒阶段,巨大的财务亏空让我俩寝食难安,恨不得第二天就把它补平。其实这是一种崩溃,但我们当时并没意识到。

如果现在回头分析,债务并未爆发,公司信誉良好,即便已经到了净资产为零的状况,我要维持公司的运作也并不困难,甚至安心做下去还能等来局势扭转的机会。

如果再看看别人更轰动的案例,有些涉赌未深的朋友就更觉不可思议:某某银行副行长输了30亿,某富豪输了80亿,某煤老板输了20亿等等。听者不禁会问,这些有钱人为什么这么傻?就算他输了几个亿,如果及时收手,输掉的也只是账面数字而已,对他的奢侈生活毫毛无损。为什么他们非要拼到一无所有,直到跑路坐牢为止?

有这样的疑问,是因为你还没有理解到“崩溃”的概念。

前文我曾经分析,大部分赌徒的输赢临界点是身家的一半左右,即他输完前面一半身家可能用了两年,但输完后面一半可能只用了两个月甚至一天。

这是因为前面一半身家大部分是可流动的现金,后一半动用储备或变卖家产后,他的心理已经完全崩溃。对赌场而言这种对手是不设防的状态,是一只已经养肥的猪(你真以为赌场把客人当上帝吗?),同时也是赌场门口大耳窿们的眼中猎物。

但每个人的崩溃点不一样。对那些身家几十亿的富豪来说,未必输到一半身家才令他崩溃,也许只输了几千万元,骄傲自负的惯性就会令他一怒之下拿出几个亿来赌气。在赌场,愤怒是最可怕的崩溃。

我身边的赌友当中,看起来最早投降的是霍斌,其实,霍斌并没有崩溃。

霍斌戒赌,一半原因是老婆的管制,另一半是他性格中容易看到的顺服特点,霍斌不是一个性格骄傲的人。这个性格特点使他容易逐步冷静下来,归于平淡。假设霍斌崩溃,他不会乖乖听老婆话呆在酒店里听候处置,他可能会这么做:

第一步,跟老婆大吵一架,离家出走甚至离婚;

第二步,不听双方亲戚的劝解,坚持要靠赌翻身,与亲友决裂;

第三步,低价变卖部分物业,继续去澳门战斗。

这看起来是男子汉的顽强抵抗,实质上就是崩溃,不管未来的输赢如何,至少家庭已经崩溃了,心理上也容易自暴自弃。

这个话题既然已经敞开,我们再举一个我亲眼目睹的例子。

2010年我在新濠锋贵宾厅玩的时候,经常遇见阿强的一个熟客,四十多岁瘦瘦高高的戚总,北方汉子。

戚总也是一个比较大方的人,有好几次赢钱后,会拿几个千元筹码分给公关,有时他推一口几十万,但自己并不看牌,而是笑呵呵的让我们这些下几千小注的散客看,由此可见他性格爽快。

但戚总在贵宾厅并没有坚持多久,三个月后我见到他,已经憔悴得不成人形。

有天打了两局后,我感到肚子饿,就在赌厅吧台边点了一份梅菜扣肉饭,新濠锋看起来就是这个套餐最对我的胃口。

矮矮的茶几沙发上坐着一个不起眼的男子,头顶略秃,穿着灰色的夹克,正缩着肩膀在喝粥。等他抬起头看电视的时候,我一看这不是戚总吗?他本来就瘦,此刻蜡黄的脸色更是一点神采也没有。

戚总肯定是刚刚大输了一场,而且熬了通宵。他目光呆滞,眼盯着墙上的电视,碗里的粥吃得很慢。突然他似乎来了灵感,眼睛发出光亮,回头猛喊:“公关!公关!”

靓女公关赶忙跑过来,问:“戚总,什么事?”

“今天星期几?”他问。

“今天是周三,戚总。”在贵宾厅里被人问今天周几并不奇怪,公关们经常解答这个问题。

“快!快!看看哪个台有球赛,今天有一场国米的,赶快给我找出来!”

公关手忙脚乱地用遥控帮他找到体育台。

比赛还没开始,正在入场,戚总很着急,手在发抖,哆哆嗦嗦地用手机拨打号码。

“大兵?今天买国米的水位多少?赶快给我下500万!不管了,就下!”

你看到这里,就和我当时坐在他对面一样,完全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。

戚总当天一定是被百家乐打怕了,不敢再上赌桌(只是当时而已,休息几小时后肯定还上),但他心里已经抓狂,恨不得即刻翻本。那天他应该是输了400多万元,所以买了一场500万元的球。

那场球赛结果不得而知,但就算戚总赢了,以他这种崩溃的心理状态,我想始终是劫难难逃。

像戚总这种心理状态的客人,在贵宾厅比比皆是,大部分都是性格好强的内地企业家。

赌的负能量太大,并非到绝望才是崩溃,从失去理智那一刻起,人就进入崩溃了。

人性的占有欲和贪婪,会挤占他的大脑,此时对生存环境的辨识能力,甚至还不如一只动物。

没有了钱,但我和季军还有房子,有车子,还有能赚钱的公司。

如果放在刚从学校毕业,这简直就是进了天堂。

但我和季军都认为末日到了。

我的情绪开始变得暴躁。那天小武去交写字楼的管理费,被多扣了二十几元滞纳金,被我痛骂了一顿,非要逼他来回数次去找物业管理处理论。

一场输了七百万元还强作笑脸,为了二十几元却大发雷霆,这不是崩溃是什么?

怎样继续赌下去,怎样尽快翻身,成了我和季军每日秘密商议的唯一话题。

目前我们手上仍有300万元港币,包括赌厅退出的资金和信用卡的额度,如果等到下周,香港的货款到账后,我们就有1600万元港币的现金。

能不能用1600万元港币做一次了断?就像唐总一样,寄希望于一条好路,结束噩梦。

这个构思我们讨论了数次,但还未付诸行动,仅仅是想象一下过程,就让人心跳加速,甚至额头冒汗。

因为这就是去赌命,如果输了,我和季军一定也会像澳门日报中的某几个绝命赌徒一样,从酒店的天台跳下去,而且会毫不犹豫地往下跳。

何况唐总这类豪客的千万,跟我们的千万概念不同,他们背后还有丰厚的家底。

摈弃了一决生死的念头,但是再用每次100万元的赌本,我们已经失去了耐性,这样太慢!

所以我们决定,把单次的赌本调整到300万元。

而且马上就要有行动,就从这个周日开始。

这是标准的气急败坏行径,天下所有输红了眼的赌徒都会这么做。

危难关头,我们需要更多的力量,不是再四处借钱,而是运用帝王之术。

就是请鬼神。

“我家的祖先,一是能量已经被我耗尽了,二是肯定个个都恨我不肖,不会再出手相助。”我对季军说:“你要给你家的先人多上上香,以后每次出征前,就请你的祖先保佑。”

季军想了想,说:“在办公室摆个小香炉,以后你在澳门不顺利的时候,我就在这里烧黄纸,给我爷爷上香。”

对!季军的爷爷是加拿大的中医名家,而且一身正气,门徒广布天下。前年在汕头老家帮他爷爷修墓,请了有名的风水师选址,家族在加拿大的几兄弟花了差不多两百万元,拜山那天还有数十个弟子从国内外一起汇集汕头。这样受人尊敬的老人,可以作为我们强力的奥援。

“除了祖先,我们再请请太上老君,每次情况紧急时烧一道符,这样见效快一些。”我提议,而且当即就让季军下楼去买了一个精致的铜制香炉和一些黄纸,并自己用笔制作了一些“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”的道符。

至于大日如来,由于那几次与霍斌的合作失败,我感到佛祖也许对我并不满意,不敢再把希望寄托在他老人家身上。

准备妥当之后,季军提议还是去寺庙里拜一拜好些,化除戾气,求个心安。于是我们决定周日上午去一趟仙湖,下午就直赴澳门。

小萱并不知情,不过听说去仙湖,她也欣然同往。

沿着台阶走上香雾缭绕的弘法寺,我的心却一点也静不下来,因为我们的心根本不虔诚,只是为了功利而来。

不过我猜大雄宝殿门前的一众香客大多如此,求发财,求婚姻,求本年提干,求儿子上大学,求小三转正;有几个人会来佛祖面前祈求天下太平,或地球风调雨顺?更不要说与当年释迦摩尼发愿要解开人类生老病死之谜相提并论。宝殿内三位金箔佛祖每日听到的都是芸芸众生的吃喝拉撒琐事,不知他们烦不烦?

送子观音面前有很多香客,两个毡垫不够用,小萱手里握着六枝香,表情虔诚的在轮候位置。

我眼眶稍微热了一下,罪由我始,大祸将至了,我要尽快恢复力量,保护好我的女人。

虽然我的心不虔诚,但我还是给佛祖双掌合十上了香,我的祈求很简单,也很直接。

赌场有魔鬼,赌场不是什么好东西,佛祖,请你救我。

只要给我赢回来,至少我能做一个好人。
划船.gif
***未完待续***
 

9

主题

2127

帖子

346

金币

注册时间 2019-7-26

发表于 2020-4-25 11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各种招数都可以用
 

9

主题

2127

帖子

346

金币

注册时间 2019-7-26

发表于 2020-5-3 09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赌徒日记
 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注我们:微信订阅号

官方微信

APP下载

全国服务热线:

4000-018-018

公司地址:上海市嘉定区银翔路655号B区1068室

运营中心:成都市锦江区东华正街42号广电仕百达国际大厦25楼

邮编:610066 Email:3318850993#qq.com

Copyright   ©2015-2016  优发国际Powered by©Discuz!技术支持:迪恩网络